返回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19-20820

 首页
精品推荐 中文字幕 国产原创 全国探花 国语对白 网红主播
国产精品 人妻系列 果冻传媒 91自拍 乱交群P 明星淫梦
日韩精品 自拍偷拍 天美传媒 网红自拍 台湾swag 网友自拍
欧美精品 制服诱惑 麻豆传媒 校花约炮 超美人妖 熟女人妻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更多视频 http://www.xoxo01.xyz



作者:lidongtang 字数:6000 前文链接:viewthread.php?tid=9073076&page=1#pid94886952 ******************************************************************* 后面更的会慢一些了,因为更难写了,情景语言动作的拿捏很花时间。 假如等不及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搜索一篇我写的杂评《母子文人物设置,剧情,情 景和情感之我见》,就大概能猜到本文后面的思路。 *******************************************************************

第十九章

那书生摇着折扇,尖声笑道:「好徒儿,好徒儿,竟还认得我!见了我怎么 连师傅都不叫一声?」说完,转身到屋后背了一人出来扔于令狐冲旁边,却是宁 中则,只见她满脸羞红,神色有些惶恐。

令狐冲又是大吃一惊,本来还期望宁中则能来救自己,没料到她竟也已落入 这人的手中,又见她身上并没受伤的模样,略略宽心,说道:「师娘,你也来了。」

宁中则微微苦笑,说道:「都是我的罪孽,当年看你伶俐可怜,心一软收养 了你进华山,让你受了这般多的苦楚和委屈……」

那书生尖声喝道:「贱人住嘴!」用折扇指了指二人,又道:「一个是我的 好妻子,一个是我的好徒儿,好,果然好。这谷不错,幽静偏僻,你二人在此刚 好郎情妾意,干柴烈火,甚好,甚好……」

宁中则脸上一红,怒道:「你说话可真难听。」

那书生冷冷一笑,说道:「难道不是么?」

宁中则道:「这么些年,我敬你爱你,当你是师哥,丈夫,女儿的父亲,当 你是个君子,是个大英雄,能壮我华山派,可岳不群,你呢?你做了什么?为了 辟邪剑谱,不惜将珊儿嫁与那林小贼,为了练那剑谱,甚至自残……甚至自残己 身。如今你又……又诬陷与我和冲儿有不堪……」说着说着,泪水盈盈,声音已 渐渐哽咽。

岳不群本来还强笑着,可是听着听着不禁恼羞成怒,胸部激烈起伏,一团紫 气隐隐浮现于脸上,蓦的森森说道:「住嘴,再说我杀了你!」

令狐冲看了宁中则一眼,只见她凤眼朦胧,俏丽的面容梨花带雨,显得楚楚 可怜。宁中则也向他望来,二人相望,不禁相对苦笑。

岳不群挤出一丝笑容,又和颜对令狐冲说道:「冲儿,自你和那魔教大小姐 失踪之后,魔教处处寻你,你的处境着实不妙。如今盈盈已死,不过这谷甚是隐 蔽,你和你师娘在此躲避倒是不错,谅他们也找寻不到你们。为师这些日子四处 寻觅,天可怜见,终于先魔教找到了你们。为师此来主要是为你们通风报信,也 希望你能将我华山剑谱交与我,我习得后一定会壮大华山派。」

令狐冲心中一动,道:「此谷如说安全,那也不一定,师傅你不是找到这里 了么?」

岳不群折扇轻摇,说道:「不然不然,我在两月前偶遇逆贼劳德诺。看他的 行踪诡异,怕嵩山派不利于你,就尾随与他,进入隔壁谷中。他数次进,我也数 次跟随,却始终未找到这里。直到今日清晨,我在潭边浅水中发现他的脚印,才 机缘巧合找入此谷。你想那脚印一去,外人即使找到隔壁小谷,又怎知这里曲径 通幽,别有洞天?所以二位请大大放心。啊,对了,你二人最好将盈盈尸骨迁了 进来,没了这线索,别人再决计找不到这里。」

令狐冲心中恍然大悟,却道:「师傅,我所习得剑法非华山所有,乃是一位 前辈所传。外面江湖险恶,人生又短浅,不若你也居于谷中,让我孝敬与你。世 间俗事,劳身劳心,不问也罢。」心中却暗暗焦急,暗想接下来该如何委蛇与他。

岳不群脸上紫气又现,却笑道:「小贼,又想耍什么诡计不是?为师看你长 大,还不了解你的那点小心思。我不急,咱们慢慢耗,我终有手段让你开口。」 「哼」的一声站起身来,向令狐冲屋内行去,边行边道:「且让我看看你二人是 否已同居一室,大被同眠了。」

令狐冲暗自焦急,忽然觉得手上滑腻,只见宁中则手指微动,挠他手心。此 时朝阳初升,日光从树梢照射过来,树影不住晃动,飘过宁中则晶莹如白玉的脸, 更增了一丝丽色。

令狐冲只见她侧头看着自己,眼珠转了几转,四目交视,虽无言却似有声, 忽然间心意相通,二人手掌互握在一起,同时运起功来。

两人脉脉相对,直到岳不群走了过来,两人这才从情意缠绵、销魂无限之境 中醒了过来,只觉手中真气阴阳合一,在二人小臂上来回流走,已经疏通了小臂 的经脉,且不断循环壮大,已开始冲击肘部穴道。

只听岳不群哈哈大笑道:「不虚此行,不虚此行,想不到你二人竟有如此奇 遇。」他手里拿了一部薄薄的经书,正是九阳真经。

岳不群坐于凳上,翘起兰花指,翻动着书页,细细研读那经书,只觉手中经 书所载当真是竟是绝学,与之相比,紫霞神功真个连屁都不是,不禁欣喜若狂。 阅读良久方恋恋不舍的合了经书,来到二人面前,对令狐冲笑道:「好徒儿,你 说不说那剑谱便也无妨了,有了此神功,我出得谷去照样能横行天下,显赫于江 湖。」

令狐冲正加紧冲击肘部曲池穴,连冲击数次却冲不开,不由着急,道:「岳 先生,此功确实神妙无比,不过却不适合岳先生练习…」

岳不群愕然道:「这是为何?」

令狐冲为拖时间,只是笑而不语。岳不群双拳一抱,肃容道:「还请令狐先 生赐教。」口气却不真诚,带了七分的调侃。一低头,却看见令狐冲与宁中则手 掌互握,顿时眼中现了凌厉。

令狐冲见他面目狰狞,眼中杀机隐现,急忙道:「这功夫名曰九阳真经,需 要……需要……」

岳不群不耐烦的道:「需要什么?不要妄想拖延时间,小贼,我养了你十几 年,你在我面前还想耍什么狡诈手段不成?」

令狐冲慢慢答道:「这功法需要阳根健全者方能练习……」见岳不群又是紫 气上脸,连忙又道:「我师娘的屋内还有一书名曰九阴真经,或许更适合先生练 习。」

岳不群脸上阴晴不定,森然的「哼」了一声道:「小贼,你最好不要耍什么 诡计。」说罢转身进了宁中则屋内。

半晌,岳不群方出了屋子,来到二人面前,蹲下身子笑道:「岳不群多谢二 位,但可惜呀,可惜……」

宁中则冷冷道:「可惜什么?」

岳不群笑道:「可惜的是我却不能容忍对我不贞的妻子和忤逆的恶徒……」

话未说完,只见宁中则左臂闪电般掠起,五根葱白修长的手指化作鹰爪状, 向他的胸口疾插过去。岳不群大惊,身子急忙后仰,心道:「这又是什么邪功?」

「噗」的一声,岳不群只感肩头一阵剧痛,宁中则左手五指已插入他右肩近 颈处,然后又迅速收回。顿时他的肩部出现五个血洞,鲜血直流。

「贱人!」岳不群尖声叫道,声音高亢刺耳,他的左掌高高的扬起,呈现出 淡淡的紫色。

令狐冲这时曲池穴道也已解开,暗叫不好,眼见师娘即将葬送掌下,连忙抬 起右臂,右掌对上岳不群左掌,顿时觉得一股雄厚巨力压来,腑脏仿佛被锤了一 般,遭受巨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紫霞神功当真了的,令狐冲感觉岳 不群的内力雄厚无比,而自己的九阳神功毕竟尚未练成,抵挡不住岳不群数十年 的功力,心电急转,连忙运起吸星大法相抗。

岳不群刚一接触令狐冲手掌,就感到自己内里如流水般外泄,顿时吓得魂飞 魄散,连忙用尽全力外拔右臂,结果用力过大,一屁股坐在地上。他顿时觉得浑 身内力空空荡荡的极为难受,刚刚那一掌用了全力拍下,内力被令狐冲尽数吸走, 此时觉得浑身内力竟一下子去了一半,一时浑身乏力,无法站起。

这时,令狐冲「哇」的又吐了一口鲜血,右臂却在宁中则身上疾点,解开宁 中则周身穴道。

宁中则穴道被解,立即翻身站起。她急步上前,玉足疾踢,闭了岳不群几处 大穴,接着回身给令狐冲解开穴道,把他扶抱怀里,担心的柔声问道:「冲儿, 你还好么?」

令狐冲道:「性命不妨事,只是内力乱了些,一会疗了伤便会好。穴道解了 内力可以运转,已经好多了。」

岳不群穴道被制,却不甚惊慌,只在一边冷冷的道:「你二人果真是柔情蜜 意。」

宁中则冷哼了一声,扶着令狐冲在凳上坐下,然后从岳不群腰间拔出长剑, 指在岳不群喉间。

令狐冲连忙叫道:「师傅,不要杀了他。」

宁中则道:「你倒好心,显得我是恶人了。」说完劲力一吐,长剑贴着岳不 群耳边掠过,插入地下,剑尖颤动不已。

宁中则道:「岳先生,岳大掌门,我二人已经没有夫妻情谊啦!从此便恩断 义绝,一刀两断吧。他日如果遇见,我们便是路人。」

岳不群满脸阴鹫,只是冷笑不语。宁中则看了看他,也是冷笑一声,然后奔 回石屋,待出来时手里拿了一颗药丸,她捏开岳不群下颚,将药丸塞入岳不群口 中。

宁中则捏着岳不群的下巴,手上劲力一送,登时将那丸药顺着气流送入岳不 群腹中。

岳不群一吞入这枚丸药,宁中则便道:「你身上还藏有我屋内毒经吧,你刚 刚所食药丸便是里面所记载的三虫三草丸,一年发作一次,明年此时,我会把解 药放于外谷,你自来取吧。你是老江湖了,出谷应该知道怎么做。现在请你把经 书都拿出来。」说完,只解了岳不群的四肢穴道。

岳不群不知道药物发作会如何,但听那药丸名字想必是十分厉害的毒药,顿 时面若死灰,却隐忍着一言不发。待拿出经书后,在宁中则的监视下灰溜溜的出 了谷。

第二十章

「师傅,你刚刚那一抓叫什么功夫?为什么我没有见过?」令狐冲问道,他 此刻正倚坐于石床,和宁中则玉手相握。宁中贼助他运功疗伤。

「这门功夫是九阴真经里的,名字叫九阴白骨爪。」宁中则道。

令狐冲道:「听名字很是厉害,不过这白骨二字我怎么觉得有点阴毒。」

宁中则道:「是啊是啊,这武功确实有些歹毒阴狠,所以我也只是无事时稍 微练了一下。这功夫练到极致处能插破人的头骨,确实厉害。不过…」

令狐冲问道:「不过什么?」

宁中则左手和令狐冲相握,右手呈爪状在他眼前飞舞,笑道:「不过我练这 功夫是为了防着某人,某人若是不乖,我便抓他几个窟窿。」

令狐冲见她嫣然巧笑,屋外的日光映着她的脸颊,光滑而细腻的下颌迎着光, 脸颊曲线一侧明亮,一侧幽暗,轮廓优美天成,竟有一股小女儿的娇态,不由心 中一痴。

宁中则胳膊飞舞在令狐冲眼前飞舞,忽然皓腕碰到一坚硬物事,低头一看, 「啊」的一声羞嗔道:「你又不乖,看我不抓坏了你。」说完便作势抓了过去, 待碰到时却化爪为兰花指,在上面轻轻弹了了一下。

令狐冲「喔」的怪叫一声,只觉那正雄起的虫虫被弹的疼中带痒,端是舒爽, 弓起身子便来抓师娘右手,宁中则嘻嘻一笑,把手藏于了背后。

令狐冲抓了空,讪讪对宁中则道:「师傅,你对师……那个人施了什么三虫 三草?很厉害么?」

宁中则叹了一口气,幽幽道:「我骗了他的。三虫三草乃是那毒经里记载的 一种毒药,我只看过却没有制过。我喂他的,其实只是医经中普通药丸而已。」

令狐冲一边偷偷的轻轻搓揉宁中则纤软的左手,一边哈哈大笑道:「那他岂 不是要担心上一年?」

宁中则蓦然发觉自己又被轻薄,玉手被令狐冲搓揉的麻痒难搔,心儿突突跳 的有些不舒服,不禁红晕上脸,轻轻的抽了抽手,低声道:「你可好了么?好了 便撒手吧。」

令狐冲腆着脸笑道:「没好没好,这辈子都怕是不会好啦。」见那神情,哪 里还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宁中则眼波流转,横了他一眼,却终是没有抽回手去。她轻轻道:「冲儿, 授你剑法的可是风师叔么?那时我猜的可对?」

令狐冲见她已经猜到,也不好撒谎,当下便点了点头。

宁中则杏眼如烟,垂下俏脸,似是想着什么,半晌忽地低声说道:「冲儿, 既然风师叔授你剑法,你便算他的弟子了,不能……不能再叫我师傅了,从今个 儿起,你便叫我……叫我师姐吧……」她声音越说越低,到后来已几不可闻。

令狐冲一怔,只觉心里一颤,一下子像是明白了什么。他看向宁中则,见她 眉似黛墨,眸如春水,低垂臻首,显得娇羞无限,刹那间竟有一种少女娇憨的稚 美。宁中则羞羞抬起了头偷望了令狐冲一眼,却刚好迎上了令狐冲的眼神,便再 也躲不开去。两人执手相望,一时无言,俱如痴如醉。

宁中则咬着嘴唇,忽含羞带笑地瞟了令狐冲一眼,脸蛋儿红红地道:「你答 应我了,是也不是?」

令狐冲心中一阵激荡,刚想回答,却又听得她轻声道:「冲儿,你不许动… …」她的声音宛若呢语低吟,透出的柔媚更是诱人。

宁中则双颊如抹胭脂,眼中已是一片水雾迷蒙,轻轻地伸掌在令狐冲胸脯上 一推,令狐冲顿时浑身发软,顺势躺在叠起的被褥上。宁中则的小手已如灵蛇般 探进了他的袍底,几番摸索终寻着了那昂然挺立的虫虫。令狐冲身子一紧,顿时 胸如鹿撞,不禁颤声道叫唤道:「师姐……」

万籁俱寂,唯有石屋中一呢喃的娇吟道:「好冲儿,你不要动哟,不许动… …」鼻息咻咻,异常诱人。

她的声音宛若呢语低吟,透出的柔媚更是诱人,呼吸忽然加重了几下,热热 地喷洒在令狐冲的胸膛上,然后……玉手一紧,令狐冲敏感的部分被她腻滑柔软 的手掌一挤,不觉舒服得「呃」了一声,欲火更加沸腾起来。

宁中则妩媚地瞟了令狐冲一眼,娇声「呀」地一声轻唤,握住那虫虫便上下 套弄起来,纤纤玉指或如抚琴、或如扶箫。令狐冲只觉那小手温香软玉,轻灵的 摸搓挑弄,令他忍不住颤栗痉挛,蚀骨消魂……

不知何时,急促地喘息声终于静了下来,石屋中蒙上了一层旖旎的气氛。

宁中则态若春云,媚眼如丝,一口雪白的贝齿轻咬着丰满的樱唇,睨睇着令 狐冲妩媚地一笑,拈起葱葱玉指,小心的自袖中取出一方白帕,轻轻擦拭手上湿 腻。那双美目雾气朦胧、湿的像要滴出来般,看得令狐冲神为之驰。

宁中则低声说道:「你把裤子脱了吧,待会儿,我来与你洗。」说完,娇羞 无限,出门去洗了手。

她洗完手又回到屋内,依于令狐冲身侧,两人默默相偎,都觉得满胸腔的温 馨和满足,久久无言。

令狐冲本是孤儿,幼年被宁中则和岳不群收留。少年时豪爽不羁,行事洒脱, 所交朋友都为性情中人,却遍布三教九流,有很多颇为岳不群所看不上。因为此, 他时生孤寂之感,待长大喜欢上岳灵珊,可是小师妹却最终移情林平之。后虽与 任盈盈相恋,却颇有些不知今后该何去何从,日月教任盈盈不可能得到正派华山 的认可,让他加入日月教却也是万万不能。可如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无俗 事烦恼,端是比在谷外的生涯快活的多。宁中则美丽端庄,他一直敬为师傅,不 仅是长辈,还是师傅的妻子,师妹的母亲,敬畏之心有,可亲之意却稍少。如今 和宁中则入谷相依而居,仿佛又回到小时候有父母相伴的日子。宁中则颇具英气, 行事洒脱,与他性格颇为相投,如今又露出女儿家的娇憨,少妇的成熟风情,让 他不禁在这相依的暧昧和矛盾里愈陷愈深。

宁中则出身大户人家,自幼顽皮,不爱女工,却喜舞枪弄棒,十三岁被父母 送入华山。那时的岳不群二十七八岁,还未婚配,风华正茂,武功乃是同辈翘楚, 且行事沉稳,棋琴书画皆有涉猎,是华山派乃至整个武林同辈少女们的偶像。待 宁中则长至十七岁,愈加的美丽英气,与岳不群如华山派的玉女金童般,很是般 配,二人总被相提并论,不竟也相互倾心。宁中则当时和一般少女无异,心上人 英俊潇洒,温文尔雅,成熟稳重。婚后二人相敬如宾,虽然总觉得心里缺点什么, 却被美满的生活和风光的名头所掩盖。如今和这一直不羁的徒儿相处,她才找到 心中缺失的答案,当时缺少的是生活的放松与随意,是夫妻的相知和相濡以沫。 对岳不群,她仰慕,尊敬甚至时时处处为他维护掌门的形象,而如今这就像一个 美丽的肥皂泡,破灭了,变成虚无;对令狐冲,她却可以笑骂,可以生气,可以 打闹,喜欢被对方关心,甚至被欺负……如今,每天清晨目送令狐冲出门劳作, 她在家打扫,做饭,缝补,等候令狐冲归来,一个普通的夫人生活在华山没有感 受到,在这里却逐渐适应,变得放松和恣意,竟慢慢甘之如饴起来。

二人不由感慨万千,入谷也快半年,虽今日遇上那岳不群,前些日子遇上劳 德诺,俱颇为危险。但是二人却都感到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安详宁静过,都觉这谷 中天地如此之好,若能内长居在此,今后再也不涉尘事,那简直是神仙般的日子。

不知觉间,日已过午。宁中则轻轻抚了抚令狐冲的脸,柔声问道:「冲儿, 伤可好了么?」

令狐冲也是蜜意无限,轻轻握住宁中则的手,道:「好很多了,脏腑再将养 个几天便好了。我如今九阳真经已经练到了第三卷,内力也被化的只剩下三股, 不过今日所吸的那人内力端的精纯,只怕化去要花很多日子。」

宁中则说道:「不怕不怕,我与你慢慢修炼,总能化去的。我现在去做午饭, 吃完后我便与你到外谷去看看盈盈的墓,可曾……可曾被人毁坏?待盈盈周年后 还是搬入这谷内合适些。」

令狐冲应了一声,与宁中则起身了,宁中则又道:「下午我们回谷时寻石头 用绳子系了,把那水道堵了吧。」

秋高气爽,再过两日就是中秋了。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7-287ec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3-247c3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1-22338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5-26e4d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14-16204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17-1828f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1-22338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全本完]353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xoxo01.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168综合在线 1769视频 360麻女网 26uuuu最新亚洲影视 Y20视频 9080视频 9158mm影院 91chinese AVTT成年综合在线视频 al哟哟在线影院 dwj2在线精品 heyzo高清中文字幕在线 madisonwelch性欧美 se青青国产在线 xiangganglonghubao xvideoscomchinese xxoo在线免费视频 一日本道高清a视频 亚洲人成网线在线 亚洲免费每日在线 他也色 免费yahoo日本 咕咪视频 国产香蕉尹人视频在线 大象蕉视频 天天看天天射 女人天堂的 好吊色视频在线 婷婷中文网 宅男圈子 小优视频 成色网_中国xxx日本videos 我爱熟女丰满视频 操碰 无码小电影 日本avtop 日本阿v在线 有图呗 李丽莎在线 桃花岛福利 欧美1314 欧美成ee人免费视频 美人岛福利 美人岛福利 美人岛福利 美国大臿蕉视频 色蝌蚪在线看片 茶女bt福利 菠萝蜜在线视频 野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