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颤抖樱桃淫色精佣作者不详518

 首页
精品推荐 中文字幕 国产原创 全国探花 国语对白 网红主播
国产精品 人妻系列 果冻传媒 91自拍 乱交群P 明星淫梦
日韩精品 自拍偷拍 天美传媒 网红自拍 台湾swag 网友自拍
欧美精品 制服诱惑 麻豆传媒 校花约炮 超美人妖 熟女人妻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更多视频 http://www.xoxo01.xyz



颤抖樱桃





生在充满杀戮血腥的中原武林,是身为武林一份子的无奈,同时也是悲哀……谁知在眼前明亮的康庄大道的后面,不正是一场场为名为利的惨剧吗?正如名句:「半生闲隐今终止,一步江湖无尽期。」

(一)淫色花蕊

「来来来。小弟初逢贵宝地,看倌们请上前。有钱的给钱,没钱的赏个脸。」
说这话的乃是一位髯大汉。身高七尺。

虎背熊腰,双眼如同铜铃一般,有神地望着四周。粗旷的外表下,有着一股凌人的气势,张飞再世也不过如此。

大汉单手挥舞着一把长柄方头的石槌,正在表演俗称的一千零一套°°心口碎大石。

「各位老乡,今儿个我一个人如何表演呢?总不能叫我自己扛着石板,槌子凌空来碎石吧?请大哥们来帮个手。打死不用赔,做鬼也不追。」这会儿众人心想:「这槌子足有百斤重,光拿起来已非易事,更何况是碎大石。」

⊥在众人无言,大汉得意之际……

「我可以试试看吗?」一声清脆的声音由人群后方传来。待众人定神一看,一条轻盈的身子已越过厚厚的人墙而至。来者原来是一名年轻女子,留着一头及腰的长发,水汪汪的双眸。加上皎好的面孔,美艳却又不脱稚气,身着淡黄色半透明蕾纱,内着一件紫红色低胸兜衫,玲珑的曲线一览无遗。腰际垂着一片翠绿翡翠,腰后则挂着一把华剑,下着一件樱色短裙。神秘女子嫣然一笑:「怎么?我可以试试吗?」

髯大汉先是一愣,随后大笑:「哈!小姐。你行吗?五百斤的石槌,别说你了。就连张翼德再世也拿它没法。」

众人哗然:「五百斤!五百斤的石槌哪!」「这小女孩是自讨苦吃啊。」「别玩了,回家去吧,我看你连五斤都举不起来呐。」「走吧!回家吧!」「……」人群鼓噪了起来。

有人觉得这女孩神经不正常、有人认为大汉神力无匹、万一一生气,搞不好揍这女孩一顿,这还得了。纤若嫩草的女子,那禁得起一揍,便极力劝阻她做傻事。

但下一瞬间,一切的喧哗完全地消拭无踪。只见神秘女子面不改色,伸出雪白如玉的右手,缓缓地举起了大汉的石槌,依旧甜甜地笑道:「我能试一下吗?」
这下子,众人眼镜跌得满地,半天说不出话来,连大汉的嘴都张得老大。但嘴硬的大汉仍说:「好!如果你能够打碎大石。我铁风棠三字就让你倒过来写。」说罢,便将大石放在自己胸口。大汉深吸一口气,气凝丹田,大喝:「来吧!」只见神秘女子轻轻地说道:「承让了。」一道光影便当胸劈来。大汉只觉得胸口一麻,睁眼一看,三寸厚的石板已片片破碎,不禁冷汗直流,说道:「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神秘女子淡淡地微笑:「罗墩华梦神,大家称呼我为小梦即可。呵呵呵……」
神秘女子说完便一跳,跃出了层层的人墙。大汉佩服地说:「破石不伤骨,好厉害的人物。罗墩华梦神,今天的事,铁风棠今生难忘。」

话说镇外五里的地方。一名身材高挑、双眉如画,犹如天仙下凡的持剑女子,站立在树下,似乎正在等待什么。只见梦神三步并两步地跳到持剑女子的面前,笑着说:「师姐,我回来了。我告诉你……」

话还没说完,只见持剑女子冷冷地说:「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你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刻钟。」

梦神不好意思的笑着:「对不起啦!那这样子好了,雅仪姐,照老方法补偿你好不好?」说罢,小梦便抱住了雅仪。

四片樱唇互相结合,雅仪感到身体一热,小梦的舌头已潜进她的嘴里。雅仪也不甘示弱地还击,两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口里互相交缠,展开喜悦的前奏。小梦毕竟技高一筹,雅仪被吻得如痴如醉,两人双双平躺在树下。小梦揉着雅仪丰满硕大的胸部,雅仪也开使替小梦脱衣服。小梦不停地用拇指挑弄雅仪胸部的突出物,虽然隔着一层不算薄的衣服,但雅仪的乳头已被小梦拨弄得兴奋起来了,明显地耸立在乳房之上。小梦将左手伸进雅仪亵衣内,搓揉着越发坚挺的乳头,右手则探进雅仪的神秘地带。

小梦还不时说着:「仪姐的胸部不管何时都是这么大大的、柔软的,小洞洞也这么可爱呀。」说完,小梦便伸出双手,抓住雅仪的两手,往自己的乳房抚摸。
「仪姐啊,小梦的胸部也不赖吧!虽然没有你的那么大,但触感也很柔软舒服吧!」说罢,小梦把雅仪的亵衣往下拉到了腰际,雅仪巨形的双乳便呼之欲出了。

正当小梦专心搓揉着巨大的胸部时,雅仪已把小梦的衣服完全脱光了。小梦成熟的胴体,令任何男人看到都会喷鼻血。一手无法掌握的乳房,桃红色的突出,纤合度的细腰,加上一撮黑色细柔的绒毛,堪称人间尤物。在小梦熟练的指功下,雅仪被抚摸得娇喘不停,间接影响到跨下的性感。雅仪知道自己已开始流出来了,但却不作声。

眼尖的小梦看到雅仪分泌出来的爱汁把整件内裤沾湿了,便转移目标,脱下半湿的内裤后,把雅仪的双腿分开,露出女人最美丽的地方,开始不断地舔着。雅仪兴奋得下巴挺了起来,双手抱住小梦的头发,发出甜美的泣叫:

「啊…啊……小…梦……你的……舌…头……可以…往我的……小穴里……插进去……我的……里…面……把…我……搞得……流…出…来……舒服……吧。」
小梦依言,把粉红色的舌头插进了雅仪那小小的花穴。小梦用她小巧的舌尖不断地刺激雅仪充血的肉壁。每当舌尖舔触到敏感的肉壁,雅仪全身犹如触电一般,大量的洪水从小小的水库中滚滚而出,把小梦喷的一脸都是。

小梦笑道:「仪姐呀,你喷的我一脸都是!该怎么处罚你呢……有了,换仪姐你舔我的穴穴吧。仪姐的舌功也好厉害的呀!」说完,小梦便将自己迷人的玉户摆在雅仪的脸上。

「仪姐,你可以开始了。记住喔,没有把我搞得流出来之前不能停唷!我也来把你弄得更舒服吧。」小梦顽皮地笑道,同时拿起自己的佩剑,瞄准雅仪的花穴,便一鼓作气地用剑柄插入。

「啊……」这突来的快感,使得雅仪张口淫叫,下体不断地颤抖着,大量的花蜜从花瓣中喷射出来,使一大片的草地上,沾满了大量黏黏透明的爱液。小梦不断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整只剑柄都湿淋淋的。小梦格格地笑着:

「仪姐啊,你喷出好多好多的蜜水喔!一定很舒服吧?不过真是的,师姐你这么漂亮、善解人意,加上拥有一片令人兴奋的花园,只要是人,没有不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的。可是师父他……」

雅仪娇喘连连地说:「师父他……是…个……大……木头……我…我……」说着说着,雅仪竟流下了泪来。小梦见状,知道自己讲错了话。便安慰雅仪道:「仪姐,不要难过了啦!那这样子好,我自己处罚我自己好了。」说完,小梦把配剑交给雅仪。雅仪迟疑了一下,用着湿褡褡的剑柄,往小梦的小穴插去。
小梦一边享受着肉壁的快感,一边擦拭雅仪的眼泪,说道:「我的好姐姐,你就把对师父的思念,全发泄到我的……穴……穴……里…吧。」小梦大声地对雅仪叫道。

雅仪一咬牙,便加深了插入的深度。不一会儿,小梦的花瓣也片片湿润,剑柄的出入越加滑顺。小梦渐渐无力了,软趴在雅仪柔嫩的双峰之上。小梦花瓣上的蜜汁,渐渐滴了下来,沾的雅仪满手都是黏黏的淫水。小梦越发舒服,屁股不断地扭动,同时也唉唉地说:「啊……啊……仪姐……再来……我…还要……插更……深点……我……要…泄……了呀!」

雅仪一听小梦要泄了,便停下了动作,起身吻着小梦的樱唇。小梦一时失去了快感,原来已经在洞穴深处蠢蠢欲动的突击队们,这下子全回家睡觉去了,相对取代的是不断分泌出来的淫汁。

小梦觉得下体奇痒无比,但嘴巴被雅仪封住了,叫也叫不出来。正当难受的时候,雅仪已把小梦的口内糟蹋过一遍了。小梦不禁流下泪来,心里呐喊着:「雅仪姐,你在干嘛!我的洞洞痒死了,快来干我呀!我好难过喔!」

雅仪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俏舌离开了小梦的小嘴。两舌分开时,银白色的丝线仍连住两人。小梦抱住雅仪,大叫:「姐姐……快干我…快干我…我……受不了了!」雅仪微笑着:「记住以候不要迟到啊!」小梦哭着说:「我知道…我知道…快……我…忍…不…住…了……」说罢小梦便平躺在草地上。

雅仪看着小梦的阴唇已充血得泛桃红了,花瓣不停地律动着,坚硬的果实充塞在粉红卸之上。雅仪探头过去,用门牙轻咬了阴核一下。

「哎呀……」小梦大叫,双腿张得老大。雅仪用右手搓揉着绒毛,左手并着四只手指头,缓缓地插入蜜穴。小梦的花园虽然不大,但却极度的润滑,加上淫荡的本性,雅仪感觉到手指头被小梦的肉壁吸了进去,往好深好深的内部前进。不一会儿,雅仪的四只手指完全插进小梦的小穴了。雅仪感到手指被吸得好紧,一点也抽不出来,肉壁的本能发挥100%的功效。雅仪左手剩下的拇指则不断搓着阴核,小梦淫叫连连。雅仪发挥练武的本事,把手指缓缓地拉出、再插入、抽出、插入、抽、插、抽、插……

忽然地,一股温热的液体喷射到雅仪的手指上。淫液毫无休止地喷个不停,小梦的脸发出喜悦的表情,双眼微闭着,相对小梦的阴道则「啾啾啾」的射出液体。

雅仪抽出满手女性精水的左手,伸出舌头慢慢地舔着。小梦喘嘘嘘地说:
「仪…姐……果然……厉…害……我…的…小穴……射…出来……了。」
不过看小梦一脸「不足」的样子,雅仪摇摇头:「这个妹妹。」雅仪心想。
(二)湿徒情缘

正当小梦及雅仪两人着好衣装之时……一道强力的气芒狂旋而出,目标正是小梦。情急之下……「小梦啊!」雅仪一把推开了小梦,但雅仪不幸中了那劈山裂石的掌力……一切都太突然了,当小梦反应过来时。,雅仪那娇柔的身体已渐渐地倒了下去……

「仪姐啊……」小梦急忙抱住雅仪,大声地叫着:「仪姐…仪姐……你振作一点啊……(哭泣)……你不能……你不能就这样离开我呀!」雅仪微微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一丝安心微笑:「……小梦你……安然无恙……那我就……放…心……」

音未完,佳人已逝。

雅仪泛泪的眼睛缓缓闭了起来,伴着一抹微笑,在小梦的怀中断气了。就在雅仪断气的同一刹那,两条人影如鬼魅般出现,一人形同颧罗,背上架着一把巨型镰刀;另一人面目清秀,手持玉扇,但全身透着一股凛冽的杀气,两者皆令人不寒而栗。

形似颧罗的首先开口:「嘻嘻嘻……武剑官的得意门生文雅仪也不过如此。」
「……」小梦默默地低头。

另一人则开口道:「生何欢喜,死何畏惧。留神来,死神招唤,命不长啊。」
「……为什么?」小梦低声地说:「为什么要杀了仪姐?除了师父,她是我唯一在乎的人。为什么……」

「嘻嘻嘻……不用担心,你也要步上她的后尘了。」

小梦冷冷的说道:「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要逼我开动杀戒?为什么,为什么啊……」语暴起,「一击无形」脱手即出,光芒瞬息及至。两人大吃一惊,迅速地闪过小梦的绝招。「杀人凶手。偿命来。」小梦抽出腰际的佩剑°°梦魂,如急雷密雨般攻向两人。

面如书生的开口:「白镰音,死神招魂。速杀,不留命。」话音一停,白镰音便抽起背上的镰刀,一一挡下了小梦的攻势。

小梦见一击不成,便跳到白镰音背后。「二齐双华!」小梦使用「七形天式」
的第二式。但白镰音巨镰挥洒自如,以最直接的方式往小梦持剑的手砍去。小梦一惊,急忙缩手,只听到「锵」的一声,梦魂已被斩成两段。

白镰音的镰刀还是紧追不舍,小梦连连后退,一不留神,镰刀在小梦雪白的手臂上划了道口子。小梦稍一移动,深红的鲜血从伤口处疾涌而出,小梦顿时真气混乱,脚一软,便跌坐在地上。

「你没机会了,镰斩取魂。」镰刀从头上劈斩而过。

正当小梦危急之时……一道气芒夹带沙尘,以排山倒海之势狂啸而来,硬生生地把巨镰震开。白镰音虎口一麻,同时连退数步,震道:「好厉害的功力。」一股袭人的杀气,将浓烟渐渐消散,一条雄伟的人影,从烟雾中缓缓步出,同时诗道:

「沙尘起,风显日月照光华。雪花落,镜中干坤映云霞。无奈岁月如光,流逝狂少年华。天涯何处寻芳,痴心独泄白发。冰冷途,孤情半心今世定独航。言无尽,唯有一剑伴心忘情殇。」

「来者何人?」持扇书生问道。雄伟身影默默不语,望着雅仪淡淡的遗笑,及受伤的小梦,剑眉深蹙,指着白镰音及持扇书生大吼:「白镰音、孟都服,今天如你们能挡我一招,天谴武剑官登门向乐皇道歉。」音量之大,连地上的小石都跳动不已。

白镰音两人心头一震,知道极端将至,彼此眼神一对,白镰音的「破浪旋斩」
加上孟都服的「百扇光刀流」如迅雷般攻向武剑官。武剑官手指凝气,格掉了两人雷霆万钧的攻势。正当两人欲回气再上,武剑官的剑法已出。

「残酷份子,武剑官如今不念乐皇昔日之恩情,酷杀冷剑式之极道武剑,从今终止道天与西尘天……」孟都服尚未听完,武剑官的长剑已刺进他的心窝,热红的鲜血沿着剑上汨汨流下。孟都服转头一看,白镰音手上还紧紧握着巨镰,但头已不翼而飞了。赤色的血液从伤口疾喷而出,白色的镰刀上沾满了鲜血,泛出红色的闪光。孟都服发出恐惧的哀嚎,可是一切都晚了,武剑官的利剑已刺穿他的身体,孟都服魂归离恨天了。

「……的关系。」武剑官抽出了长剑,剑锋还不断滴着鲜血。但伤心人总要面对残酷的现实,武剑官走到雅仪的身边,两手紧握住雅仪已冷的纤手,流下了一道英雄泪。

小梦着伤口,走到武剑官的旁边,微泣地说道:「师父,雅仪姐她……她是真心深爱着你的……」

「……」

「师父……」

「不用再说了!」武剑官激动地说。小梦本想再安慰师父,可是一移动身体,顿时觉得头昏眼花,趐软无力地斜趴在地上。武剑官大惊,急忙扶起小梦:「小梦…小梦……你怎么了?」

小梦无力地说:「……师…父……是白…镰…音……刀上的……毒药……叫做……花…梅…春……是……天…下奇…毒……唯…一…可行…的…办法……是……是……」

「是什么?快说啊。」武剑官焦急地问。小梦宛然一笑,双手圈上武剑官的脖子,吻上了武剑官那英挺的鼻子,脸泛红晕地说:「……唯…有……年…轻…男…子的……精…液……才是……解…毒…剂……」小梦说完,手往武剑官的下体抚摸着。

武剑官未尝人事,但是救人心切。武剑官为了这个女徒弟,在心里深处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必须面对自己所作的一切选择及后果。

************

夜空黑幕,寂寂冷夜,突然天际一道光芒划破黑暗,照亮整个佛天。一名白发苍苍的老翁抚着雪白的长须,望着天际叹了口气说:「唉……孙儿命星归位,天谴师弟,注定你苦修的百年光阴将化为流水。往往红尘以堪?孙儿雅仪啊,千字文让你的母亲龙琴香失望了。唉……难道……难道上苍要吾亲手毁灭西尘天吗?」
************

另一方面,武剑官明白一切将会实现。为了小梦,他自己百年来的心血将完全失去,接着的结果武剑官何尝不知。失去二分之一的功力,将来在险诈的武道要如何生存?……武剑官深思良久。天谴已失去了一名爱徒,无论如何,一定要保住小梦。武剑官下定决心,脸色凝重地对小梦说道:

「小梦徒儿,为师现在为你疗伤。但是你要知道,在治疗过程中,为师的百年功力会完全一点一滴地融入你的体内,同时,为师的」剑道心传「也会被你一一吸收。换句话说,你将拥有为师的绝世武功,功力从此亦不在我之下,武剑官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样了。」

必然的结局,最后的一切。武剑官深吸一口气,一咬牙,把腰沉了下去,将男根浸入小梦微微湿润的花瓣。武剑官顿时感到真气快速流失,小梦的阴壁正不断地吸收武剑官的功力。相对的蜜汁受到真气的刺激,渐渐从阴户溢了出来,小梦成熟的阴道肌肉则不停间歇地挤压天谴的男性分身。

在武剑官的治疗下,小梦的脸色开始好转,精神也恢复了不少。可是相对的,天谴的额头渗出了冷汗。小梦见此情形,便反客为主,以女上男下的方式继续抽插着。小梦的快感越来越强,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淫荡的叫声使得天谴诚实的肉棒不停的扭动着。

「……啊……师…父……你…的……好…好…粗大……插…得……小…梦……的……洞洞……舒…服……死了……再…来……我…还…要……师父的……大……大……肉…棒……把我…的……小…洞……塞…的…满满……的。」

小梦不断地娇喘,同时把屁股往下一压,使得插进小梦花道的肉柱一下子往更深的深处前进。这时小梦突然全身一阵电颤,淫水不停的滚滚而出,使得进出更加滑顺了。天谴年轻的新鲜肉棒,在小梦的花瓣里面搅呀搅个不停,让弹性丰富的果皮把大肉棒紧紧地包住、松开、包住、再松开……

小梦做爱的样子让武剑官看得更加血脉贲张,使得粗大的分身再度澎胀,把小梦小小的洞口撑得松松大大的,满满的蜜水由洞中流了出来。在阳光的照射下,透明的蜜汁反射着闪烁亮丽的光辉,令人赞叹不已。

两人不断地重复着几种不同的体位,让武剑官雄伟的骄傲开拓着小梦年轻的花圃,两人皆沉醉在巫山云雾、翻云覆雨之乐。但任何事总有尾声的时候,武剑官感觉到急流将至,连忙抽出分身,让小梦含哺着。小梦如同喂奶的婴儿,不断地吸着龟头,将天谴的男根包在嘴里,用舌头翻滚挑逗着。武剑官一阵莫名的兴奋后……

「哇啊……」天谴大叫。同时一股白浊的液体,如洪水般从武剑官的分身中射出,小梦紧闭着嘴,不让任何一滴精液漏出。分身毫无止境,不断地喷射着,小梦足足吞了三次才把所有的玉液完全喝下。玉泉一入肚,花梅春之毒也随之而解,小梦看来一副满足的样子,天谴武剑官真不是浪得虚名……

治疗结束,武剑官百年功力已转移至小梦的体内。天谴对小梦说:「小梦,如今你已拥有为师百年修为,可以不用再学武艺了。为师一生有两套功夫:一是剑道心传,如今你已学会;另一则是」酷杀冷剑式「,但这步功夫女子并不适合练……同时为师把自己的天命交托在你身上……」

「天命???」小梦问道。

「不用怀疑,历代剑官世家的传人皆有此命运。为师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告诉你做法而已。」武剑官接着说道:「为师传授给你的」七形天式「乃是唯一能扭转干坤的招式。」

小梦不解地问:「做法???扭转???师父,我完全不懂。」

「小梦徒弟,现在你去儒天,找一名外号叫」白色皇衣「的高人,他会告诉你全部的事情。」

小梦问道:「」白色皇衣「?那是谁呀?」

「他是……他是……你的……」

「什么!!!」小梦惊叫。

(三)泄血白衣

在一处静寂的浓雾卸上,突然一阵急乱的脚步声迎面而来。小梦不停地狂奔着,斗大的汗水由脸上滴落,期待的心情盖过了疲倦。小梦脑海不断地想着:「父亲……我的父亲,我就要见到他了。」

************

在小梦离开之后,武剑官抱起雅仪冰冷的身躯,怜惜地摸着雅仪清秀的脸蛋。
雅仪美丽的脸庞,如同睡觉一般微笑着,可惜佳人再也不会醒来了。武剑官内心搅痛无比,天谴对着雅仪说:「从今天起,我再也不会留下你一个人了。」
夕阳西下,大地一片眩红。天谴武剑官抱着雅仪,走向夕阳的尽头……孤独的身影永远是孤独。或许,这也是武剑官所不能取舍的……爱吧……

************

在西尘天之中,神秘箫声对上杀手三人组,吹箫者温儒的形影若隐若现,杀手三人眼神一对,以三角杀法从三方向中心猛攻。三人的武功皆是不世高手,刀剑以不留活命的空间向箫声进攻。

此时悦耳的箫声再度响起,当刀剑触及吹箫者衣袍时,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刹那间,三条鲜红的血柱喷上昏暗的天空。当三人恢复警觉心之时,彼此的刀剑已深深刺入对方的身上,流下殷红的鲜血,而吹箫者已消失无踪了。杀手三人组一一亡!「欲海深渊,名利心不变。大同世界,人人心相连。何等美丽啊!」吹箫者此时步出战局,消失在夜空之下。

⊥在吹箫者离开后,一名一直藏匿在暗处的黑面怪人步出,双眼看向三人组,轻蔑地笑着:「哈哈哈……凭你们三个就想揭穿吹箫者的身份,如今死于」白浪开光「之下,算是愚蠢至极了。哈哈哈……」

…过三昼夜不停的赶路,在早风吹拂下,小梦已进入儒天的分界牌了。正当小梦试图前进时,一道剑光划破沙尘而来,小梦急忙缩脚,只见一条深约两寸的剑痕划在分界牌边,同时在浓厚的杀气中,现出一条人影。

「此路不准通行。」一名短发的少年持剑而立,大声地说道:「试图进入者,杀无赦!」持剑少年看来不过十七、八岁,但精湛的剑法并不输给一等高手。
小梦连忙道:「在下是天谴武剑官的徒弟,为紧要事情而来,请求一见白色皇衣前辈。」

少年回道:「师父目前不便接见任何人,你请回吧。」

小梦急着说:「不行啊!此事十万火急,我一定要见到前辈。」说完,便欲进入。

「嗯……」少年剑眉微蹙,身随意动,一道凛冽的剑芒刺向小梦。小梦早有准备,一个翻身闪过剑芒后,几个弹跳,身子已跃出数十丈远,甩开了少年。
「可恶!」少年急起直追,施出上乘轻功,紧追在小梦身后。两人一前一后,乍看之下犹如流星赶月,破风扬尘般地逆风而行。小梦的轻功虽是一绝,可是连日来的疲惫,使得小梦的体力已近极限,加上期待见到生父的心情,小梦一口气提不上来,真气一浊,整个人自半空跌了下来,正好落在一片池塘内,池水溅起约三丈高,激起闪亮的水花。小梦这样一摔,竟昏厥了过去。随后赶到的少年见小梦久久未起身,觉得情形不对,急忙跳进池塘内救人。在水中的小梦由于缺氧,加上口鼻进水,已毫无能力挣扎了。正当小梦渐渐失去意识时,一口及时的真气贯入口中,小梦缓缓地睁开眼睛,只见短发少年正以口传送真气。

小梦霎时脸热耳红,但无奈全身趐软无力,半点挣扎的气力都没,就又闭上了眼。片刻后,少年抱着小梦离开了水面,少年将小梦平放在草坪上。基于救人,少年把手放在小梦丰满的胸部上,缓缓地替她输入真气。小梦感觉胸部一阵温暖,似乎有人正在搓揉自己的玉峰,微微睁眼偷看,短发少年正专心一致地治疗,小梦愈发舒服,乳尖不自主地挺了起来。虽然小梦穿的衣服不算少,但被水浸湿之后,勃起的乳头明显地突出在衣服的外表,少年显然毫无发觉。小梦一阵窃笑后,伸手迅速点了少年的穴道,少年只觉背部一阵麻痛,全身已不能动弹。小梦站起身来,在少年的面前褪去了所有衣服,纤合度的侗体便完全展现在少年眼前,少年一阵昏眩,感觉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往下半身集中,坚挺了起来。

小梦格格地笑道:「我只想拧一下湿透的衣服,为什么你会那么地高挺呀?看在你刚才救了我的份上,帮你服务一下好了。」说完,小梦脱下少年的短裤,年轻的成熟肉棒正高高地耸立着,小梦小声说了「好大呦!」便吞了下去。小梦小巧的小嘴含着少年的分身,用口水湿润了肉茎之后,便一把插入已经湿掉的花心,前前后后地活动着,小梦感到无比的兴奋。

跟之前与武剑官做爱的程度完全不同,少年的分身带着一股活力的朝气,不断摩擦小梦黏滑的花道,小梦上下不停地摆动臀部,丰满的乳房也同时随着节奏有规律地摇晃着,中心的粉红突起兴奋地上下跳动着。就在小梦达到高潮的同时,少年被压榨的热水管也喷射出浓浓白色的液体,完全地射进了小梦子宫的深处。
小梦愉快地望着少年,重新换上了拧干的衣服,眨眼地笑道:「谢谢你好吃的招待,我的小洞洞被你塞得满满的,下次我则要让上面的嘴巴尝尝你温热的豆浆。

但现在我要去找前辈了,等我回来再帮你解穴道吧。「

小梦说完,踏着轻快的步伐,前往找寻儒天之主°°白色皇衣静琉君。
************

明亮的月轮高悬夜空,淡淡的月光照向道天。触目所见,乃是一座新筑起的坟墓。上头写着:「无缘之徒文雅仪之墓,师天谴武剑官题。」坟前插满道天特有的羊璃花,同时也是文雅仪生前最爱的花朵。武剑官默默站在墓前,一言不发地回想着曾经有过的一切。自雅仪第一天入门,到最后天人永隔,残酷的事实使得天谴的心中阵阵酸痛。

「雅仪,天谴将会一辈子在你身边,你应该不会寂寞吧。」当武剑官沉醉在回忆之中时……一阵悲哀的笛声从远而至,天谴顿时神经紧绷,握住了背上的长剑,一言不发地望着前方。此时笛声停了,无声的环境中却充斥了莫名的气氛。
片刻后,一封飞信从天而降,落在武剑官脚前。当武剑官看完信之后,剑眉深蹙,脸色凝重地叹气:「该来的终于来了。」

************

身在儒天之中的小梦,走了近半个时辰,所见之处,尽是鸟语花香、潺潺流水之美景。在一处水流之中,隐约藏着一座洞府,小梦疑惑地向前踏进,只见洞口悬挂着一副对联:「闲淡寻道是非常,风动静水落海棠。」联上之字写得龙飞凤舞、苍劲有力,正所谓柔中带刚,即是如此而已。小梦不觉接下了诗:「百里寻香问樵途。龙吟虎啸麒麟扬。」

⊥在小梦忘神地欣赏着字画之时,一声柔和平稳的声音由后传出:「接得好!
不过诗中迷惘的程度过高,显示出期待迷惑的心情。那么,你应该是来此地找人的了。是吗?「小梦猛然一回头,吃了一惊,一时居然忘了呼吸。来者长发垂肩,着着一身雪白的衣袍,额头上有着象征文气的樱花印,手中握着一件文雅的装饰品。

令人吃惊的是此人居然白发朱颜,比起刚才的少年,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梦礼貌地说道:「请传告白色皇衣前辈,后生罗墩华梦神拜访。」

白衣文士道:「在下静琉君,不知姑娘找吾何事。」

小梦接着又是一愣:静琉君。儒天之主——白色皇衣静琉君,居然就在自己面前。小梦顿时热泪盈框,一句「爹」几乎脱口而出,但随即便恢复了冷静。说道:「师父武剑官命我前来,请教前辈剑官世家的宿命。」

「那武剑官人呢?」静琉君问道。

小梦说:「应该回道天了吧。」

「应该回道天?这句话是何意思?」静琉君疑惑地问道。

小梦道:「师父说,他要把仪姐葬在道天。所以……我想师父现在应该回去了吧。」

〔琉君再问:「仪姐?葬在道天?你把所有事情从头叙述一遍。」

小梦道:「事情是这样的……」

「唉呀!不妙啊!」静琉君大叫一声,随即一跳而起,直奔道天方向。小梦满头雾水,不知如何是好,但心里总有着一股莫名的压力及不安,于是跟在静琉君之后离开了儒天。静琉君施出绝世轻功,身化光形,如流星赶月一般,直奔向道天。

嘴里不停地说着:「天谴,你太傻了,居然惹到尘天五皇之一的乐皇……但愿还来得及啊。」

⊥在静琉全速赶往之时,一名黑面怪人从树后面闪出,望着皇衣渐渐远去的身影,怪声地笑着:「桀桀桀……天谴遭天谴,静琉不静流。死劫…死厄…死定…死亡……嘿嘿嘿……」

************

夜深人静,沉靡的气息充斥着整个道天。武剑官已做好准备,等待信中所写:「天谴非天谴,剑官倒剑棺。冥乐终生命,五更生死判。」五更已到,早露凝珠,在一片茫茫晨雾中,响起一阵嘹亮的箫声。武剑官反手握着剑柄,等待极端来到。
天谴知道这将是不可避免的冲突,同时也是自己最后的一战……

************

⊥在武剑官面临死厄之时,白色皇衣的光形已经赶到,正当静琉君进入道天之时,哀怨的笛声又再度响起,同时一道光芒旋出。只见一名年轻女子手持音笛,挡撞琉的去路。白色皇衣道:「这位姑娘请让路,在下要进入救人。」

年轻女子道:「你还不知道吗?当箫声响起,武剑官之死便已经注定,永远更改不了。」

〔琉道:「无论如何,吾都要一试。」

年轻女子笑道:「你进不了,白色皇衣静琉君。」

〔琉君大惊:「你们是一伙的。」

(四)断魂剑

五更天明,和煦的阳光渐渐升起,金黄色的光辉陇罩大地,又是新的一天。新的生机,但对天谴武剑官而言,「明天」这个名词,是否会在他的生命中消失,完全看着命运的判笔。会生、会死,此时此刻对武剑官来说已不重要,他所要追寻的是一片祥和的世界:无人烟、无烽火,但无情的时间轮盘不停地转动着。
⊥在此时……一阵淡淡的箫声由远处而来,同时一条温雅的形影透早雾而至。
天谴定神一看,一位紫发俊颜、衣色华丽、神态装严的青年,手持淡紫红色木箫,微笑地向武剑官走来。

天谴问道:「你就是乐皇派出的杀手吗?」紫发少年道:「对一位将死之人,没必要回答问题。」天谴道:「至少不想死在无名之徒的手上。」少年道:「无名并不可耻。」天谴道:「可否留下名字?」紫发少年微思片刻后说道:「追求大同世界的音者,紫音箫贯天。」天谴道:「那我们算是同好了。」紫音道:「只有一刻。」天谴笑道:「足够了。」

************

道天之外,静琉君与神秘女子相对而立。双方情势如剑拔弩张,白色皇衣救人心切,双手凝气,准备先发制人。女子笑道:「一代儒界奇葩,竟与女人动手。」
〔琉道:「非常时期,恕在下无礼。」女子又道:「难道你也想步上武剑官的后尘吗?」静琉道:「儒天之主,不受任何威胁。」女子道:「」龙琴香「三字的份量足够吗?」静琉:「这……」

⊥在静琉君哑言之际,二道冷冽的剑芒破风沙而来。持笛女子身子一翻,闪过两道攻势,静琉君趁此空隙进入了道天,破风一般地向道天深处前进。女子定神一看,小梦同短发少年出现在面前。女子轻笑了几声:「迟了。」后随即消失了,小梦和少年也赶进道天。

************

短短的一刻瞬息即过,而紫音却依旧不动。武剑官问道:「为何如此冷静?」
紫音道:「那是因为一切将要结束。」天谴道:「说得好,留神来。」
武剑官先发制人,手握长剑运出绝招。「极道武剑!」天谴以刻不容缓之速度攻向紫音。紫音立身不动,居然站着让武剑官攻击。天谴毫不留情,一剑刺穿紫音的心窝,一道热红的鲜血喷出,洒的武剑官满脸都是。

正当天谴杀死了紫音之时,一道声音从后面传出:「你在往那里攻击?」武剑官回头一看,箫贯天正驻立在身后,微微地笑着。武剑官一摸脸上,原本鲜红的血液却不翼而飞了,一阵寒意涌上天谴的心头。

紫音道:「最后的一招,将是一切的结束。」武剑官道:「求之不得。」此时悦耳的箫声再度响起,紫音的身上渐渐泛出淡紫色的光芒。武剑官长凝内元,准备发出今生最后的一招。当气氛升至最高点,两人的绝招脱手而出。「白浪开光!」

紫音双手一扬,紫色光芒自手中凛冽的射出。「天谴武道断剑魂!」武剑官打出武剑式中最强的一招,以雷霆万钧之势而来,劈天狂势呼啸即至。

两道气芒相接,气流飞窜石破天惊,锋芒破云山崩地裂。凶猛的攻势,激起漫天尘沙,爆炸的对决,犹如世界末日。待沙尘飘落,只见一道身影默默而立。自杀性的战斗……结束了。天上流云片片,清早的微风送来早时的寒意,众鸟齐鸣,共同迎接新的一天来到,可是……已有人魂断今生了。

「武剑官啊……」静琉君大喊着,同时天谴紧握着长剑的手上喷出了鲜血,一道血痕从武剑官的额头上流下,泄红了俊秀的脸庞,红透了一身白色的长袍。天谴武剑官雄伟的身躯渐渐倒了下来,倒在层层黄沙之上。

「武剑官啊……」当静琉君赶到之时,天谴已承受失败的事实,血溅黄土了。
〔琉君激动地道:「武剑官,对不起,我来迟了。你要振作啊!」天谴缓缓地说:「静琉你……你终于来了……」静琉道:「让我来替你疗伤。」天谴道:「不……不必了…我…大限将至……走前……只想交待你……几句话……千万……保护……道天……不要让不……不死魔神……百命……百命授……接掌……道……天……否则一切……就完了……」静琉道:「我知道,这是我们五人共同的任务。」

天谴撑着最后一口气,对着苍天狂笑:「哈……冰冷途……看来武剑官注定今世定独航……言无尽…却无法忘掉情殇……雅仪呀!」语毕,武剑官的长剑从松开的手中掉落,默默随着主人之死,而倒落沙尘。

「师父啊……」随后而至的小梦,看见残酷的事实,不禁泪流满面仰天哭泣。
但有谁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一桩阴谋的序曲而已。

「红乐,你为什么从战局中将我拉出?」紫音愤愤地说。持笛女子道:「武剑官剑式凛利,我怕你……」紫音道:「武剑官真不愧是一代高手,只可惜惹上了乐皇……」红乐道:「现在就回报乐皇吗?」紫音笑道:「当然不是,我要先做完一件事后再回报。」红乐道:「什么事啊……难道是?」紫音道:「答对了。」同时伸手往红乐的美胸揉动着。

红乐的胸部虽然小了点,但由于还在发育中,所以当紫音搓揉的时候,红乐感受到轻微的痛楚,可是诚实的身体已开始作出前奏的反应了。紫音从后抱住红乐,由背后搓着乳房,挺立的分身则不断摩擦红乐双臀中间的裂缝。红乐不觉地颤抖了一下,同时自胯下流出透明的液体。紫音用双手的食指玩弄着红乐突出的山尖,用牙齿轻咬了红乐的耳垂,说道:「我现在想要,给我看吧,你的一切。」
「嗯。」红乐颔首,脱下了内裤,缓缓张开双脚,露出蜜汁满溢的樱色花园。
红乐娇羞地用双手手指拉开了闹洪水的车站入口,粉红色的肉壁随着呼吸而不停地张缩着。红乐娇声的说:「快进来啊……紫音哥哥。」紫音随即扶着巨形大火车,缓缓插进红乐的迷你火车站。

紫音把大火车缓缓驶进红乐小小的车站,红乐低头看着紫音的分身不断地往自己体内插入,顿时兴奋莫名。紫音看准时机,一口气将热棒插入红乐幼嫩的花洞深处。红乐突然感觉一阵电流涌上心头,身体不由得呈弓形地弯了起来,发出喜悦的叫声。紫音此时也开始运动臀部,不停地抽动着。

红乐的脸颊渐泛红晕,舒服地淫叫着:「啊……我的好哥哥……你真的……好厉害唷……蠕动的大肉棒……在我的体内……不停地……活动着……好……好舒服啊……」红乐发育中的花道此时被紫音的大火车抽得微微泛红,透明的蜜汁顺着肉棒流了出来。

紫音道:「笛儿呀,你的小穴在流口水了,是不是还没吃饱啊?哥哥我让它饱餐一顿吧!」说罢,紫音加快了抽动的速度。红乐的花瓣阵阵律动,半成熟的花唇已经充血,紧紧箍着紫音的大水管。紫音感觉到红乐的玉道中有着微微的突起,不断地刺激着细嫩的龟头,滑嫩的肉壁配上小穴中的突起,使得紫音一下子就濒临高点。紫音道:「笛儿妹妹,我要射了。」红乐娇喘地道:「来呀……把热热的……液体……全部射进……我的小穴里……哥哥……」

紫音加强气势,猛烈地进攻数十下后,紫音感受到一股强力的急流自红乐阴道的深处疾射而出。当透明爱液射到紫音的男根上时,紫音同时也到达了极限,一道更强力的水柱,狠狠射进红乐的深处。「啊……」红乐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大叫,同时红乐幼致的嫩壁不断间歇地缩动着,把紫音萎缩的本体吸得紧紧的,一点要放它出来的意思都没有。

两人皆沉醉在高潮的余味下,紫音亲吻着红乐的樱唇,说道:「红乐妹妹,等你长大后,哥哥一定娶你为妻。」红乐道:「哥哥,我好开心,也好幸福唷!」紫音闻着红乐淡淡的发香,紧抱住了红乐。

道天之内,数条人影默默驻立,回忆中的一切,皆是众人共同所想之事:一代道天之主——天谴武剑官曾经有过的辉煌历史。静琉君将武剑官埋葬了在雅仪的墓边,让这一对无缘的师徒来世再续情缘……

良久之后,小梦打破沉默,说道:「前辈,杀死师父的凶手是谁?」静琉道:「此事由我处理,你只要照着天谴生前交待去做即可。」小梦道:「可是我……」
〔琉道:「不用再说!」小梦伤心地道:「是,前辈。」静琉道:「如今你要做之事,乃是找出地武十二神器,对抗魔天十宿。」小梦问道:「地武十二神器?魔天十宿?」静琉君道:「地武十二神器乃是十二把武器,分布在十二个人身上。这十二人,乃是天下绝世超凡的高手,每一位都拥有惊世武学。而魔天十宿则是不死魔神百命授的部下,个个具备远超过一等高手的实力。如今道天已灭,十宿应该已有两名突破封印,准备血泄人间,放出其余的八宿及不死魔神。」
小梦问道:「那我要如何找到十二地武呢?」静琉君道:「五尘天及武氏世家你都可前往一试。」小梦颔首。静琉道:「这一路上难免有所波折。这样吧,我派剑郎随你一起,省得他一天到晚都想找人打架。」短发少年道:「可是……要我跟随一名女人……」静琉道:「这是命令!」剑郎只好心不甘的答应了。
临走前,白色皇衣交给剑郎一封锦囊,说道:「如果有一天,你听到师父的死讯,就打开锦囊,照上面写的去做。」剑郎大惊:「师父……」静琉微笑:「只是万一,不用担心。」这时小梦问道:「前辈,后生可否大胆问你一个问题?」静琉道:「你说吧。」小梦道:「前辈是否曾经有过一位女儿?」小梦的眼中充满了期待。可是静琉君的回答则是:「天将暗了,早点启程吧。」说完,身形一旋,化做祥光离开了道天。

「前辈啊……」小梦嘶声地大叫,同时晶莹的泪珠从眼中夺眶而出,小梦声咽地说:「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承认你是我父亲?」小梦泣不成声。

剑郎上前说道:「也许……师父真有难言之隐。」小梦泣道:「你……你怎么知道我跟前辈之间的关系?」剑郎道:「在师父的房间中,有着一幅画像,师父常常忘神地看着画。而有一次在我打扫之时,看了画像一眼,画中的女孩虽然幼小,但神韵与你非常相似。所以……」

剑郎拉起小梦,擦拭她的泪水,说道:「不要灰心,等任务完成,我们一起回转儒天,相信师父会承认才是。」小梦微微地点头:「嗯。」剑郎:「走吧!」小梦道:「去哪?」剑郎道:「如今先去我出生的地方——东尘天,或许那里有我们所要找的人。」小梦道:「好吧。」

天边的彩霞渐渐泛黄,夕阳也慢慢西坠,大地一片静寂。小梦随同雪羽剑郎,一同踏上未知的道路。一片新的环境——东尘天。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颤抖樱桃淫色精佣86d

3.0分

3.0分 外籍女佣作者不详完6cf

3.0分

3.0分 桃杏深宫作者不详2ad

3.0分

3.0分 【桃杏深宫】【作者:不详】【完】141

3.0分

3.0分 桃花刺青(全) 作者:不详ddf

3.0分

3.0分 情色淫靡浪天天【完】(作者:不详)364

3.0分

3.0分 【淫色催眠推销员】【作者:不详】【完】930

3.0分

3.0分 阿樱的悄悄话【完】(作者:不详)6b7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xoxo01.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168综合在线 1769视频 360麻女网 26uuuu最新亚洲影视 Y20视频 9080视频 9158mm影院 91chinese AVTT成年综合在线视频 al哟哟在线影院 dwj2在线精品 heyzo高清中文字幕在线 madisonwelch性欧美 se青青国产在线 xiangganglonghubao xvideoscomchinese xxoo在线免费视频 一日本道高清a视频 亚洲人成网线在线 亚洲免费每日在线 他也色 免费yahoo日本 咕咪视频 国产香蕉尹人视频在线 大象蕉视频 天天看天天射 女人天堂的 好吊色视频在线 婷婷中文网 宅男圈子 小优视频 成色网_中国xxx日本videos 我爱熟女丰满视频 操碰 无码小电影 日本avtop 日本阿v在线 有图呗 李丽莎在线 桃花岛福利 欧美1314 欧美成ee人免费视频 美人岛福利 美人岛福利 美人岛福利 美国大臿蕉视频 色蝌蚪在线看片 茶女bt福利 菠萝蜜在线视频 野花视频